在撥開迷霧之前,先講講區塊鏈的價值。如果真的毫無價值,也就沒有討論的必要了。

  關于區塊鏈的價值,確實值得重視,它就像二十年前的“萬維網”。我們現在每天瀏覽的網頁,各類圖片、聲音、視頻等的網上傳輸,實際上都是靠“萬維網”,人們早已習以為常,但就算到了今天,你要把“萬維網”的介紹拿出來看看,也還是覺得有點看不懂。

  萬維網(亦作“Web”、“WWW”、“'W3'”,英文全稱為“World Wide Web”),是一個由許多互相鏈接的超文本組成的系統,通過互聯網訪問。 在這個系統中,每個有用的事物,稱為一樣“資源”;并且由一個全局“統一資源標識符”(URI)標識;這些資源通過超文本傳輸協議(Hypertext Transfer Protocol)傳送給用戶,而后者通過點擊鏈接來獲得資源。

  那么區塊鏈是如何定義的呢?

  區塊鏈是分布式數據存儲、點對點傳輸、共識機制、加密算法等計算機技術的新型應用模式。重點是“共識機制”,它是區塊鏈系統中實現不同節點之間建立信任、獲取權益的數學算法。直白的說,區塊鏈是能夠保證數據傳輸和訪問的安全、利用由自動化腳本代碼組成的智能合約來編程和操作數據的一種全新的分布式基礎架構與計算范式。

  密碼學等技術雖然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經存在,但2008年由中本聰(比特幣之父)第一次提出了區塊鏈的概念,在隨后的幾年中,成為了數字貨幣比特幣的核心組成部分。作為所有交易的公共賬簿,通過利用點對點網絡和分布式時間戳服務器,區塊鏈數據庫能夠進行自主管理。為比特幣而發明的區塊鏈使它成為第一個解決重復消費問題的數字貨幣。比特幣的設計已經成為其他應用程序的靈感來源。

  二十多年前,能看懂互聯網價值的人,都認為互聯網會顛覆一切,很多信息會轉入網上,因此每個公司都需要做一個網站,建立一種新型的信息傳輸模式,資本也向這個行業聚集,因此就有了納斯達克泡沫。

  這并不奇怪,要知道早在十九世紀中葉,那個鋪設了海底電纜,從英國直接可以發送電報給美國的公司(大西洋海底電纜公司),就變成了印鈔機,發電報一個字好幾個美元。這就是信息傳輸的價值,當人們看到傳輸信息可以賺很多錢的時候,瘋狂的投資就開始了。

  現在的“區塊鏈”技術,就相當于二十多年前的“萬維網”,但網站的目的是傳輸內容和信息,區塊鏈的目的是傳輸資產和交易證明,區塊鏈當中的智能合約系統,能夠使得任何一種資產的交易以及見證,都不再依靠政府或中介機構,大大降低了建立信任的成本。

  大家都知道,股票里面有個印花稅,什么是印花稅,就是政府為了保證你們雙方的合約能夠具有法律效力,政府幫你們做證明,蓋了個章,但政府要收一定的費用,這就叫印花稅。

  印花稅不僅存在于股票市場,它以經濟活動中簽立的各種合同、產權轉移書據、營業帳簿、權利許可證照等應稅憑證文件為對象所征的稅。在區塊鏈的模式下,雖然幫助證明資產交易的“礦工”也會收取一定的手續費,但整體來說,把資產交易證明擴散到了世界各地,這種非中心化的履約模式,確實在顛覆傳統的資產運行邏輯。

  未來大部分資產都可能將逐步呈現在區塊鏈上。因此,區塊鏈是一個基礎性工具,它不僅攜帶信息,還是一種資產和交易的證明。

  商業的本質是交易,什么樣的工具能夠從時間、空間、信用、溝通等等層面整體降低交易的成本,目前看區塊鏈能夠將各類資產的交易,推升一個等級。可能再過十年,每一個行業、每一家企業都會用到“區塊鏈”技術,就像如今大部分企業都需要建立一個網站一樣。

  要完全理解區塊鏈的去中心化概念,確實是非常困難的,去中心化是一種運行機制的設計,而不是將所有社會規則都去中化,具體來說,誰在開發和使用區塊鏈,本身就是中心化的。要想完全去中心化,那是不太可能的,因為一個國家財政和貨幣系統的中心化,就是主權的象征,去中心化如果說得更極端一點,就是去主權化,這個難度是很大的。

  區塊鏈能夠從系統運行層面,自我解決信任和安全問題,這是最偉大的部分,但同時,它就像一個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更多的貢獻并不是建設本身,而是建設之后能夠降低人們的交通、運輸、物流等成本,最終主要看吸引了多少人和物使用這些基礎設施。現實中很多地方的高速公路,半小時看不到一輛車通過,這就是對基礎設施建設的巨大浪費。

  互聯網發展到現在,沒有自己網站的公司已經很少了,甚至每個人都有了自己的社交網頁。但擁有一個網頁根本決定不了一家公司的價值與否,一家公司的價值,依然主要取決于網頁所承載的產品和服務,以及對產品和服務的營銷、推廣能力。

  區塊鏈的價值也并不取決于區塊鏈本身,其中有多少資產協議入輸入到了區塊鏈,有多少交易合約承載在區塊鏈上,才是關鍵。目前非常火熱的區塊鏈投資,如果你仔細看過之后,會發現(做個比喻),大部分都是打算給人跡罕見的地方,修一條高速公路。

  在微博上,有網友問我,區塊鏈發展的趨勢,一方面是削弱主權國家的鑄幣權(比如比特幣的誕生),另一方面是削弱政府的在契約等方面的壟斷和對相關稅收的控制(比如最近瘋狂的ICO)。關于這個問題,我一直不想回答,因為這并不是區塊鏈技術的成功之處,而恰恰是其風險所在。

  在全世界沒有實現去國家化、去種族化、去宗教化等之前,任何試圖完全擺脫中心化的東西,都很容易遭到強烈的反擊。很多人認為比特幣已經證明其去中心化數字貨幣的價值,但不要忘了,比特幣的大漲,同時也帶動了主權信用貨幣的需求量,比特幣只不過是承載主權貨幣池子的一個部分,從根本上來講,跟油價、黃金價格、房價等上漲,沒有本質性區別。

  比如對于中國來說,只要資金留在國內,你去炒比特幣,總比去炒綠豆、大蒜、蘋果、豬肉等要好得多,因為比特幣不是民生物資,炒得再高,社會壓力也不大。當然,如果牽扯到ICO里面一些非法集資的問題,就不得不管了,否則就不是社會壓力的問題,是社會穩定的問題了。

  為什么我說很多區塊鏈項目是掛羊頭賣狗肉,是因為,跟信息傳輸不同,資產的交易和傳輸,目前依然無法脫離中心化組織。我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一個比特幣,你可以不需要任何政府和機構做保證,只要放在你“錢包”里,你就擁有絕對的產權。但如果是一輛車、一套房子,你可以拋開政府,用一個區塊鏈證明產權嗎?不能。如果你在北京這種地方,你買了一部車,如果你搖不上號,你連上牌照的權力都沒有,更談不上賣賣、出租等衍生操作了。區塊鏈解決不了現實中的產權問題,只有政府可以,因為你買車、買房的時候交了稅。

  其實區塊鏈最大的優勢,是給中心化組織,提供了一個更為有效的工具,未來,股票交易、房產交易,以及各類資產的交易,都有可能用到區塊鏈技術,但這就像股票交易所從一個系統升級到了另一個系統,對于交易股票的人來說,變化不大。區塊鏈反而加強了中心化的安全性和控制力。

  你現在看到的大部分ICO區塊鏈項目,是利用了大家對現實的不滿和對未來的想象,屬于一種營銷策劃行為,跟賣保健品的邏輯基本一致,也可以說是掛區塊鏈的羊頭,賣“智商稅”這個狗肉。資產交易如果那么簡單就能轉移,中國的股票交易和房產等交易早就不在政府手里了。區塊鏈會讓社會運行當中的中心化更加有效,更加安全,不僅不會削弱中心化,而且會加固中心化。

  那么區塊鏈投資是不是全是泡沫呢,未必。

  比特幣等開放系統在區塊鏈上取得的成功,實際上是生產了一種新的信用,就像國企生產不了或不愿意生產的東西,就只能仰仗民營企業,這種信用政府目前提供不了,也不愿意提供。比特幣是區塊鏈市場非常杰出的應用,而其產品“非中心信用”是可以販賣和交易的,那為什么價格越長越高?因為信用的最高級別是什么呢?是無用(這就是我為什么反對改變比特幣任何原始技術參數的原因鏈里面還有一種可嫁接的工具型的應用系統,它可以利用分布式賬本,將人跟人之間的聊天、許諾、溝通,以及簡單的商業協議等等,標準化、證券化,因為它可以做到當A發生時,就會觸動B自動發生,這就是智能合約系統。這個里面會有一些好的系統出來,是值得投資的,但大部分是不靠譜的。

  經過五年多來的觀察,我給區塊鏈做了一個分類,一個是經營“思想”的,一個是制造“武器”的,這兩個領域會產生幾個非常值得投資的品種,但還是那句話,你現在覺得很靠譜的,可能未來表現將是最差的,因為你根本不理解什么是中心化和去中心化,你堅持的價值判斷標準,可能只是一個無知的悖論。

  當前看,數字貨幣領域的投資,很熱,前期進入者賺了很多錢,刺激了羊群,頭羊以更快的速度向懸崖邁進,但群羊只能看到身邊的羊和遠處的藍天白云。不過有個小建議,沒賺到錢的也不用太著急,我接觸過很多比較成功的投資者,最大的感觸之一是,很多人雖然暫時沒有賺,但最后還是賺錢了,對于這部分人來說,賺錢是遲早的事,而還有很多人雖然一時賺了很多錢,但也僅僅是替別人保管一段時間,很快也都消停了。

  數字貨幣領域,真正的主流投資標的群還沒有完全形成,區塊鏈里面的“思想”產品,還正在締造中,“武器”類產品正在激烈搏殺中。只要你稍微花一點功夫,探索出其中系統性的運行奧秘,對未來判斷很多數字貨幣,尤其是當前火熱的ICO(首次代幣發行,也就是新誕生一個數字貨幣)會有根本性幫助。

作者:肖磊看市

公眾號:kanshi1314

除非特別注明,雞啄米文章均為原創
轉載請標明本文地址:http://www.ojizl5.fun/internet/756.html
2017年8月23日
作者:雞啄米 分類:IT互聯網 瀏覽: 評論:0